<th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th>
<progress id="gsu04"><del id="gsu04"><sub id="gsu04"></sub></del></progress>
<i id="gsu04"><meter id="gsu04"><thead id="gsu04"></thead></meter></i>

    <rp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rp>

    <output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output><ruby id="gsu04"></ruby>
    <form id="gsu04"></form><form id="gsu04"><big id="gsu04"><meter id="gsu04"></meter></big></form>
    <nobr id="gsu04"></nobr>

    嫖娼被抓無法上班,法院:不屬無故曠工!
    來源:勞動法庫 日期:2021-10-29 瀏覽

    段正純是青島某公司員工。2015年1月23日,因嫖娼被公安機關行政拘留10日。


    2015年2月4日,公司依據《違規違紀處理規定》及《員工守則》“三、勞動紀律3曠工(3)”規定“連續曠工三天或以上或年內曠工累計五天以上者,解除其勞動合同”的規定,以段正純嚴重違反公司的規章制度、無故曠工累計6天為由,作出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,2015年2月5日,段正純收到該通知書。


    2015年2月27日,段正純向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提起仲裁,請求裁決公司支付賠償金4萬元。


    2015年4月7日,勞動爭議仲裁委員會作出裁決,駁回段正純的請求。


    段正純不服該裁決書,訴至一審法院。


    員工意見:我不是曠工,是因為被限制人身自由無法上班


    段正純主張2015年1月23日至2015年2月2日期間并非故意曠工,而是被公安機關限制了人身自由無法上班。


    段正純稱,被派出所帶走時,是公司人事部工作人員王七發短信通知段正純到單位辦公室開會,隨后被派出所帶走的。


    段正純稱,在被拘留期間曾用拘留所工作人員的手機給公司主管打電話請假。段正純提交通話詳單,該通話詳單記載“2015年1月26日10時19分,本地主叫135××××0537,通話時間3分58秒,1月26日10時36分,本地主叫135××××0537,通話時間2分42秒”。


    一審判決:嫖娼被拘留不能上班不屬曠工


    一審法院認為,段正純因嫖娼被公安機關系從公司直接帶走,段正純在拘留期間曾給公司工作人員打過電話,因此,一審認為公司在解除段正純的勞動合同時應當給段正純申辯的機會,且段正純因違法行為被限制人身自由并不屬于無故曠工,因此,公司以曠工為由解除了段正純的勞動合同不合法,應當向段正純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。


    段正純于2011年4月22日到公司工作,至2015年2月5日被解除勞動合同,工作年限為3年零10個月,賠償金為4萬元(5000元/月×4個月×2倍)。


    一審法院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法》第四十七條、第四十八條、第八十七條之規定,判決: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向段正純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4萬元。


    公司上訴:因違法被拘留,構成曠工,公司解雇合法


    公司認為一審法院要求公司應當給段正純申辯的機會沒有法律依據。無證據證明段正純曾在拘留期間給單位工作人員打過電話。無證據證明公司知道段正純被拘留的事實。段正純系因違法被拘留,構成曠工,違反單位規章制度。


    二審判決:段正純未能到單位上班系因被公安機關限制人身自由,并不屬于無故曠工


    中院經審理認為,本案雙方當事人爭議的焦點問題是:公司解除與段正純的勞動合同是否是違法解除。


    對此,本院認為,首先,根據《中華人民共和國勞動合同法》第三十九條“勞動者有下列情形之一的,用人單位可以解除勞動合同……(六)被依法追究刑事責任的?!钡囊幎?,段正純系被公安機關行政處罰,不符合單位解除勞動動合同的法定情形。


    其次,段正純于2015年1月23日從公司被公安機關帶走,因而至2015年2月2日期間未能到公司上班。公司欲以曠工為由對段正純作出處理,理應對段正純為何被公安機關帶走以及為何未上班進行核實。


    即使公司當時無法核實,也應當在段正純于2015年2月5日簽收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時,向段正純了解核實相關情況,給段正純申辯的機會。


    本案中,段正純未能到單位上班系因被公安機關限制人身自由,并不屬于無故曠工,而公司未了解核實相關情況、未給段正純申辯的機會,即以曠工為由解除了與段正純的勞動合同,依據不足。


    因此,公司解除與段正純的勞動合同屬違法解除,一審判令公司支付違法解除勞動合同賠償金,并無不當,本院予以維持。


    案號:(2016)魯02民終1958號(當事人系化名)


    來 源|勞動法庫

    亚洲最大AV资源网在线观看

    <th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th>
    <progress id="gsu04"><del id="gsu04"><sub id="gsu04"></sub></del></progress>
    <i id="gsu04"><meter id="gsu04"><thead id="gsu04"></thead></meter></i>

      <rp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rp>

      <output id="gsu04"><progress id="gsu04"></progress></output><ruby id="gsu04"></ruby>
      <form id="gsu04"></form><form id="gsu04"><big id="gsu04"><meter id="gsu04"></meter></big></form>
      <nobr id="gsu04"></nobr>